科普新知:吃葡萄不吐葡萄籽,好嗎?——花青素or原花青素,傻傻分不清楚

作者: 2021-12-13 來源:
放大 縮小

  Hi, 大家好,听说大家最近对吃葡萄要不要吐籽这个事情比较感兴趣,让我们康康发生了什么?

  中國科學院上海营养与健康研究所孙宇研究员指导的科研团队在Nature Metabolism期刊发表了题为“The flavonoid procyanidin C1 has senotherapeutic activity and increases lifespan in mice”的研究论文。该研究主要聚焦于机体衰老和衰老相关疾病的有效干预手段,为了找到具有清除衰老细胞作用的物质,他们从天然药库中进行了筛选,并发现葡萄籽提取物(GSE)的组分PCC1能够在体外选择性诱导衰老细胞凋亡。为了进一步研究PCC1的体内作用,他们结合了多种小鼠模型,全面揭示了PCC1清除小鼠体内衰老细胞、改善衰老相关疾病治疗效率并延长老年小鼠平均寿命的显著效果和作用机制。目前这一结论在小鼠身上得到了有力验证,但是否适用于人体以及用于相关疾病的治疗,尚需要进一步开展实验来佐证。综上,PCC1是具有巨大医学转化价值的新一代抗衰老药物。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顔辭鏡花辭樹”。上下五千年的曆史畫卷中,人類面對機體的衰老留下了太多無可奈何的歎息,從古代的修煉仙丹,到現代的醫美,都在爲延緩衰老和延長壽命而努力。盡管科學家們一直在積極探尋抗衰老的藥物和策略,但至今收獲甚微。機體衰老過程不僅表現爲紅顔易逝,更多的是伴隨發生的多種衰老相關疾病,其致病機制主要是衰老細胞在體內不斷積累,一方面損害正常組織器官功能導致其生理機能下調,另一方面通過衰老相關分泌表型(SASP)加重各種疾病進展。因此,能否及時、准確並安全地清除機體衰老細胞從而維持各器官正常功能,是實現幹預機體衰老和衰老相關疾病的關鍵一步。

  之前的研究證明在早衰小鼠中清除小鼠體內衰老細胞能夠緩解早衰症狀並延長平均壽命[1]。清除衰老細胞的藥物稱爲Senolytics。西方科學家于2015年報道了首個Senolytics,即達沙替尼和槲皮素的聯合用藥,可以有效清除小鼠體內衰老細胞[2]。

  先撇開葡萄籽不說,何爲細胞衰老?爲何要清除衰老細胞?細胞衰老是一種不可逆的細胞周期停滯的細胞狀態,表現爲顯著的染色質結構變化、抗凋亡蛋白增加,並且分泌衰老相關分泌表型(SASP),後者包含多種複雜的炎症因子組分。衰老是慢性疾病的最大危險因素之一,包括心血管疾病、代謝性疾病、神經退行性疾病和各種惡性腫瘤等。由此可見,衰老細胞是慢性疾病的誘因,清除了這些衰老細胞,原則上可以抵抗衰老以減緩慢性疾病的發病進程。

  哦?既然葡萄籽提取物的成分PCC1可以抗衰老、輔助抗癌治療,那麽,吃葡萄籽有用嗎?實驗論證有超過20種成分存在于葡萄籽的提取物中,此次孫宇的研究團隊就其中研究的較爲廣泛的20多種成分進行了更深一步的研究,最終發現其中的原花青素C1(即PCC1)有著清除衰老細胞的作用。說到原花青素,不得不提一下花青素。花青素(Anthocyanin)是一種生物類黃酮物質,是一種類水溶性天然色素,廣泛存在于被子植物中,其中以黑枸杞、藍莓、桑葚等漿果中含量較多[3]。圖1是花青素的化學結構式,由于不同的C位置上發生的甲基化和羟基化修飾,所以會形成各種各樣的花青素。而原花青素(Procyanidin)呢,是一種多酚類物質,根據其結構特點,又可分爲單體PCA1、PCA2等,單體PCB1、PCB2等(見以下的結構式)。而在研究過程中孫宇團隊發現的是原花青素的一種三聚體,即PCC1(見圖2)。雖然這兩種物質只差了一個字,但是完全不同的物質哦。上述提及的槲皮素是很好的Senolytics,它也存在于葡萄籽提取物中,但其含量非常少。早有很多保健品公司、護膚品公司等銷售的産品中都添加了葡萄籽提取物,也是一直以來大家比較關注的。但是對于這些東西的成分,我們可能真的需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這些産品能起到多少作用?葡萄籽提取物的生物轉化率又將會是多少?

  綜上所述,大家覺得吃葡萄還能再吐籽嘛?大家可以看心情,畢竟有的人嗑瓜子都不吐殼呢,但是每天需要吃多少葡萄才能起到抗衰作用,則有待于將來的事實證明。此外,衰老也是和多方面因素相關的,這只是其中一個方面。如果真的想抗衰老,還是要朝著多方面努力哦,不僅要內服,還要外管。管住嘴,邁開腿,加強身體鍛煉,提高自身的新陳代謝哦。

  參考文獻

  [1] Darren J Baker, Tobias Wijshake, Tamar Tchkonia, et al. Clearance of p16Ink4a-positive senescent cells delays ageing-associated disorders. Nature. 2011 Nov 2;479(7372):232-6.

  [2] Yi Zhu, Tamara Tchkonia, Tamar Pirtskhalava, et al. The Achilles' heel of senescent cells: from transcriptome to senolytic drugs. Aging Cell. 2015 Aug;14(4):644-58.

  [3]李煦,白雪晴,刘长霞,刘博静,范小振. 天然花青素的抗氧化机制及功能活性研究进展[J]. 食品安全質量檢測學報, 2021,12(20):8163-8171. DOI:10.19812/j.cnki.jfsq11-5956/ts.2021.20.036.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