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身材大智慧——咖啡

作者: 2016-10-09 來源:
放大 縮小

    咖啡与茶叶、可可并称为世界三大饮料,咖啡能提神醒脑已经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常识,每天清晨喝一杯咖啡不再是一种用于去困解乏的“打鸡血”疗法,而更多成为上班族们习以为常的一种生活方式。咖啡以它独特的魅力逐渐在人们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而不仅仅是点缀生活的休闲饮品。 

  走進咖啡世界 

  咖啡Coffee)一詞源自埃塞俄比亞一個名叫卡法(kaffa)的小鎮,在希臘語中“Kaweh”的意思是力量與熱情。有趣的是,最早的咖啡並不是飲品而是食品,世界上第一株咖啡樹是在非洲之角發現的,當地土著部落經常把咖啡的果實磨碎,再把它與動物脂肪摻在一起揉捏,做成許多球狀的咖啡丸,用于犒賞保家衛國的戰士。人們日常飲用的咖啡是用咖啡豆經適當的方法烘焙,再用各種不同的烹煮器具制作出來的。 

  咖啡樹主要分爲阿拉比卡(Arabica)和羅布斯塔(Robusta)兩種,二者的生長環境以及所適應的海拔高度等方面有所不同,咖啡豆的咖啡因含量也不同,總體來講前者對溫度、濕度、日曬的要求高,咖啡豆的品質更優。世界上適宜咖啡樹生長的區域多分布在南北回歸線之間,這塊區域也被稱爲咖啡帶,我國雲南和海南也囊括其中,在雲南多適宜種植阿拉比卡,而海南則以種植羅布斯塔爲主。即使同處于咖啡帶,不同産區的咖啡豆有著各自獨特的風味,世界上咖啡主要有三大産區:中南美洲、非洲和亞洲。2016年奧運會主辦國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咖啡豆生産地之一,也以盛産羅布斯塔而聞名于世。 

  將阿拉比卡和羅布斯塔兩種咖啡豆按照一定比例混合烘焙,再使用意式咖啡機經過高溫高壓萃取,就産生了傳統花式咖啡的基礎——意式濃縮,尤其受到人們喜愛。在國內的咖啡館中,你會經常見到不同種類的咖啡飲品如拿鐵(Latte)、摩卡(Mocha)、卡布奇諾(Cappuccino)等,它們都是以意式濃縮爲核心,搭配以不同比例的牛奶、奶沫混合而成,這些咖啡種類均屬意式咖啡。 

  咖啡與人體健康 

  咖啡的特殊魅力不仅吸引了很多“吃货”,在学术领域有关咖啡與人體健康的研究也“风生水起”,那么它在人体中究竟有哪些功效呢? 

  早在2004年,哈佛大學醫學院Salazar-Martinez E等人就發現常規人群每天喝適量咖啡後2型糖尿病的發病風險更低(1)2012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Freedman ND等人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的結果表明,咖啡的攝入與全因死亡率(一定時期內各種原因導致總死亡率)呈現負相關關系(2)。哈佛大学医学院Mittleman MA团队2012年發表的一篇荟萃分析的結果提示人類飲用咖啡與心衰的患病風險也呈負性相關(3)。此外,研究還發現咖啡可能會減少患抑郁症的發病風險(4) 

  在众多咖啡與人體健康研究中,有关咖啡与肝脏代谢的研究尤为引起关注。美国Harrison SA研究團隊于2012年發表于《肝髒病學》的研究結果提示飲用咖啡可以降低脂肪肝、肝硬化和肝細胞肝癌等的發病風險(5)2014年新加坡杜克-新加坡國大醫學研究生院Sinha等研究人員發現咖啡因的攝入可以通過抑制哺乳動物雷帕黴素靶向基因信號通路,增強小鼠肝髒中的自噬反應,從而激活肝髒脂肪酸β-氧化反應,促使肝細胞中的脂質沈積症狀得以改善(6)。德国汉诺威医学院Strassburg CP等在2010年的研究结果表明咖啡可以降低肝脏氧化应激,从而改善脂肪肝(7)。而随后在2012年由名古屋大学医学研究生院Tamakoshi K等的研究发现咖啡的摄入量与血液中的脂联素水平呈正相关,而与超敏C反应蛋白和肝转氨酶呈负相关(8) 

  關于咖啡對肝髒代謝的影響到底是因爲何種成分在起作用,也同樣引起研究人員的好奇。但是咖啡含有近千種物質,可以說是一個有機物的“百寶箱”,人們發現除咖啡因外咖啡中還含有綠原酸、煙酸、生育酚等。目前研究人員的研究焦點都在咖啡因上,也有研究發現無論在細胞還是在動物模型中,綠原酸都表現出強大的抗氧化能力。但咖啡改善肝髒代謝的作用究竟得益于這些衆多物質中的哪一種或幾種,仍然有待發現。 

  飲用咖啡的建議 

  雖說飲用咖啡對身體有很多益處,但是過量引用咖啡也非明智之舉,凡事皆有,咖啡畢竟是日常飲品而非保健品,更不是藥品,過量飲用還是會對身體産生不適反應。例如:會造成中樞神經系統過度興奮、産生焦慮情緒,也可能加重腹瀉患者的腹瀉症狀。另外飲用咖啡不利于人體吸收鐵,所以貧血患者不建議飲用;對于胃潰瘍患者需要注意,咖啡可以刺激胃酸分泌,這種刺激作用在空腹飲用條件下更爲顯著。總的來說咖啡雖好,也需要正確飲用,同時注重膳食平衡和合理運動,才能擁有健康高品質生活。 

    

  參考文獻 

  1. Salazar-Martinez E, Willett WC, Ascherio A, Manson JE, Leitzmann MF, Stampfer MJ, Hu FB: Coffee consumption and risk for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140(1):1-82004 

  2. Freedman ND, Park Y, Abnet CC, Hollenbeck AR, Sinha R. Association of coffee drinking with total and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N Engl J Med, 366:1891-1904, 2012

  3. Mostofsky E1, Rice MS, Levitan EB, Mittleman MA.  Habitual coffee consumption and risk of heart failure: a dose-response meta-analysis. Circ Heart Fail. Jul 1;5(4):401-5,2012 

  4. Joynt KE, Whellan DJ, O'Connor CM. Depression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mechanisms of interaction. Biol Psychiatry, 54:248-261, 2003 

  5. Molloy JW, Calcagno CJ, Williams CD, Jones FJ, Torres DM, Harrison SA. Association of coffee and caffeine consumption with fatty liver disease, 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 and degree of hepatic fibrosis.Hepatology, 55:429-436, 2012. 

  6. Sinha RA, Farah BL, Singh BK, Siddique MM, Li Y, Wu Y, Ilkayeva OR, et al. Caffeine stimulates hepatic lipid metabolism by the autophagy-lysosomal pathway in mice. Hepatology, 59:1366-1380, 2014 

  7. Kalthoff S, Ehmer U, Freiberg N, Manns MP, Strassburg CP. Coffee induces expression of glucuronosyltransferases by the aryl hydrocarbon receptor and Nrf2 in liver and stomach. Gastroenterology, 139:1699-1710, 1710.e1691-1692, 2010 

  8. Yamashita K, Yatsuya H, Muramatsu T, Toyoshima H, Murohara T, Tamakoshi K. Association of coffee consumption with serum adiponectin, leptin, inflammation and metabolic markers in Japanese workers: a cross-sectional study. Nutr Diabetes, 2:e33, 2012 

    

  作者簡介: 

  孫藝璇  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營養科學研究所李于組在讀博士研究生 

  李于    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營養科學研究所研究員

附件: